女子漢|我擁有的比年輕時還多 柚子甜:就老妹啊,怎樣~

我相信時光不會白白走過,只要你認真去面對事情,就會有感受。每段日子笑也可以、哭也可以,甚至感到茫然也自然,都好好去經驗,這些肯定會在你生命留下什麼。讓每段歲月抖落下的草葉鋪滿你的路途,也許哪天回頭看,那些都可以淬煉出最好的時光。


《老妹世代》作者柚子甜。
《老妹世代》作者柚子甜。陳正興/攝影


這個社會普遍崇尚美麗、青春,尤其讓女子們對變老這件事心懷恐懼,而人又容易被社會價值所框限。我不敢說我不畏歲月、不在乎年紀一點一滴的積累,反而,我也過的膽戰心驚。但,我知道的是,跟十七八歲、二十幾歲當時更青春的我相比,我寧願是現在的自已。正如,「柚子甜」寫的新書《老妹世代》書封上寫的「30歲後,我反而更喜歡自己。」柚子甜以自身的「老妹」感受,寫下讓同樣身為「老妹」的我點頭不已、切中心裡的真切感受,希望30世代的我們,都可以自信無謂的說「就老妹啊,怎樣~」。


柚子甜給30世代的建議,「要能夠保有自己的獨特」。
柚子甜給30世代的建議,「要能夠保有自己的獨特」。圖/摘自柚子甜剝心事


對業務工作生無可戀 抒發心情變專欄作家

政大國貿系畢業的柚子甜,當全職作家前也是個上班族,她形容當時身為國外業務的她,每天早上八點出門搭著非常擁擠的車到精華地段,然後面無表情的上下班。28歲時她感到對這份工作生無可戀,找工作的那段休息時間,她把28歲老妹的那種處於人生,關於心裡、工作上與感情上的很多彷徨,分析、淘洗,把想法抒發在部落格與臉書上,原本的暫停與休息,讓她找的自己的方向,也走上了專欄作家的路。她說,內心的東西機緣成熟時,就像被播種在土壤,遇到剛好的時程讓它發芽。

問她把興趣當成工作究竟如何?她說,寫作跟抒發一些思想的東西,是我的興趣,雖然還是會累,但就像熬夜打包出國行李、熬夜趕紅眼班機也會累,但那種累是耶~開心。但做不喜歡的事那種累純粹就覺得耗損,那種累是不一樣的。


曾從事國外業務的柚子甜,28歲感到對工作生無可戀,離職找工作的期間的書寫,成為她變成專欄作家的開端。
曾從事國外業務的柚子甜,28歲感到對工作生無可戀,離職找工作的期間的書寫,成為她變成專欄作家的開端。陳正興/攝影


嘲諷社會價值 就老妹啊,怎樣~

為何會想為老妹寫一本書?柚子甜說,那是自稱與對社會的一種嘲諷,因為社會價值會說,你就不年輕了啊,以為還是少女嗎?那何不霸氣的說,「就老妹啊,怎樣~」。對她來說,老妹這詞從來沒有歧視感,她反過來想要對社會價值嘲諷,「我現在或以後有的東西已經超過年輕時擁有的」,這就是她想要重新定義老妹這兩個字而寫的作品。

她說到,從各種意義上來說,現在跟20幾歲的自己是不同人,可能只有名字一樣吧,現在會比以前更喜歡自己。其實現在的升學主義,會把人的面目模糊掉,大家學的都一樣,個人特色跟人生歷練都是大同小異,頂多就是你分數比我高幾分而已。但當你到30歲後,很多歷練跟想法都開始有獨特性,才會更認識自己、更喜歡自己的樣子,人其實看到自己跟別人不一樣時才會有自信。


柚子甜建議30世代女子何不霸氣的說,「就老妹啊,怎樣~」,因為你現在或以後有的東西已經超過年輕時擁有的。
柚子甜建議30世代女子何不霸氣的說,「就老妹啊,怎樣~」,因為你現在或以後有的東西已經超過年輕時擁有的。圖/摘自柚子甜剝心事

柚子甜說,她對老妹這詞從來沒有歧視感,她反過來想要對社會價值嘲諷。
柚子甜說,她對老妹這詞從來沒有歧視感,她反過來想要對社會價值嘲諷。陳正興/攝影


不是要解決單身 而要解決認為自己不夠好這件事

這社會擅長為人們該有什麼樣的臉孔、什麼年紀該擁有什麼給予設定,但這種焦慮也激發了另一種反抗力量。柚子甜說,《老妹世代》要告訴女性,不是只有把自己嫁掉這種單一價值觀,而是有其他看到自己價值的方式。大部分女人在焦慮的其實不是單身這件事,而是單身這件事似乎代表著被挑剩,好像不夠好,源頭其實不是要解決單身,而是要解決認為自己不夠好這件事。

柚子甜進一步說明,人如果對自己能力、自信沒有把握的情況下,會覺得自己像市面量產的商品,如果沒有被認出獨特性,會想要急著被某人或某事收留,讓她覺得有歸屬感。而歸屬感這樣的東西,要嘛就是找個人,要嘛就是自己找到自己。但找一個人的風險實在太大了,因為當你焦慮時,你選到的對象其實是蠻危險的,就跟人急著找工作時,找到的工作其實都不是真的很適合你,而是將就。但如果你覺得自己的能力或自信,沒有一定要有一個人來認同我,必須要被誰收留,這樣的力量才是最完整的。

柚子甜曾是朋友眼裡「可以把單身過得很好」的女生,的確過得很好,聽到稱讚也會開心,但她不知為何心理覺得,好像也沒大家說的那麼好,其實也會寂寞。這樣的情境,肯定不少人覺得好熟悉,那不就是自己?柚子甜把老妹的心境、懷疑,真實剖析,也難怪獲得廣大女子的共鳴。


柚子甜認為,女人的焦慮其實不是要解決單身,而是要解決認為自己不夠好這件事。
柚子甜認為,女人的焦慮其實不是要解決單身,而是要解決認為自己不夠好這件事。陳正興/攝影


挖掘老妹世代的真面目 連寂寞一起擁抱著

那段單身日子,也是柚子甜書寫《老妹世代》的最大動力。她說,「如果我也覺得會寂寞,那是不是也是在假裝自己過得很好,那真的有資格說我把單身過得很好嗎?後來在這樣的反思下,我才發現,如果人無法坦誠自己也會寂寞,那就只是逞強,反而是能夠面對單身的寂寞,就像有伴的人也能面對有伴的麻煩與爭吵,那才是真正的樣子,而不是刻意看到光明面驅逐黑暗面」。她挖掘老妹的黑暗面,有屬於自己的脆弱跟掙扎、抗爭與自我懷疑,她一併在書中把這些挖出來,認為這才是老妹世代的真面目。

雖然單身,但也意識到自己寂寞,寂寞好像也是單身狀態裡的一部分。她說,寂寞有時淡淡的,就像秋天一樣微涼,冷冷的空氣,其實呼吸久了其實也有清新的感覺,如果連這個都無法享受的話,這個單身滋味是不在的。


給30世代的建議 保有自己的獨特

柚子甜說,「要能夠保有自己的獨特」,其實這個年紀開始有能力守護自己特質,大部分的人在30歲前,急著想要跟大家一樣,那30歲時,你已經不是一定要聽爸媽的話,職場上也不是新鮮人了,你該有能力獨當一面自己做主,在感情中、交友中也是,開始有能力不要去委曲求全或討好別人的時候,要開始學習守護自己特別的個性或是想法,如果還在追逐大家覺得你該怎麼樣的角度時,你到40歲就只是跟別人一樣的普通人。


上一篇 【捷.食.旅】老澳客/ 最暖心的青旅

黑色購物節登場 五折起準備搶貨! 下一篇

其他人也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