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活誌

【非看BOOK】聽見宋朝好聲音:宋詞那些人、那些故事

2017年05月18日 精選書摘

內容簡介:

唐詩用吟的,宋詞用唱的。

在詞裡──

周邦彥膽敢把皇帝當情敵

文史名家歐陽修竟戀慕小歌女

辛棄疾家連女傭都媲美專業歌手

◆唱歌、聽歌、寫歌是宋朝的全民運動!

宋人愛唱歌、愛寫歌、愛聽歌,不分男女,上至皇帝大臣,下至販夫走卒,什麼事都可以寫成歌詞,什麼場合都可以唱歌,不論是表達喜怒哀樂;還是別有一番目的,為了求官、求情、懺悔、拚場、嘲諷,無所不能唱。

◆宋詞就是宋朝的流行金曲!

《全宋詞》光是有名有姓的作詞人就高達一千三百多位,收錄了兩萬多首詞作。宋徽宗的亡國哀音、周邦彥的醋勁大發、李清照的滿滿相思、宋祁的情場官場皆得意,還有蘇軾、辛棄疾、歐陽修、柳永……每一首雋永美妙宋詞的背後,都是一個精彩萬分的故事。

內文摘錄:

1:好詞帶你上天堂

唐朝的盧藏用考中科舉後,為了引起公卿注意,以退為進,隱居在終南山,最後被禮聘出來做官。另一位隱士司馬承禎也被徵召,但堅持不肯做官,想回山裡隱居,盧藏用送他返鄉,在路途中指著終南山說:「此中大有嘉處。」司馬承禎慢慢回答:「在我看來,實在是做官的捷徑啊。」這就是日後人們嘲笑為獵取官名而隱居,走的是「終南捷徑」。

宋朝人愛唱歌,愛寫歌,他們只要發自肺腑,寫首好歌,張口高唱,就可直接表明心意,自有好康上門,毋須蓄意隱居,也不用特意求官,好歌還流傳到了現在。

相較於現在的藝人開演唱會,需要公關、舞臺、音響等,花費許多財力、人力,或可獲得票房豐富的收入、名聲,但是幾年後,誰會記得那些曲子及歌詞?宋朝的歌卻是歷久彌新,雖然經過一千多年,仍廣為流傳,其優美的詞句與情韻,深深觸動我們的心靈,如今更成為文學經典。大學的中國文學系將宋詞列為必修課程,還有專門吟詩唱詞的社團。

在宋朝,因為皇帝的喜愛與大力提倡,音樂歌舞興盛,再加上群眾的喜愛,所以詞傳布廣泛。會唱歌、會寫歌的人,實在受人歡迎,而且有意想不到的好處。宋孝宗某年八月到浙江亭觀賞錢塘潮,太上皇宋高宗和孝宗都很開心,說錢塘地形很奇特,錢塘潮更壯觀,是天下難得一見的勝景(「錢塘形勝,東南所無。」「錢塘江潮,亦天下所無也。」)太上皇因此命令在場的官員們寫〈酹江月〉詞,到傍晚呈上寫好的詞,最後由知名書法家吳琚得到第一,高宗與孝宗都給予極多獎賞,令人稱羨。

為皇帝寫詔書的韓縝唱首歌,竟然可以帶妾出使西夏,現在想來都很荒謬。小小的縣尉王琪只唱了一句歌,就獲得晏殊的賞識,馬上升官。岳州教官(學官,掌管教化)陳詵則用一首詞拯救了原本要被黥面和發配的歌妓,這些殊榮都不是金錢買得到的,而是靠宋詞極大的魅力。

2:一句好歌詞,邁向發達路

一曲新詞酒一杯。去年天氣舊亭臺。夕陽西下幾時迴。

無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識燕歸來。小園香徑獨徘徊。

──晏殊〈浣溪沙〉

我拿起一杯美酒,聽一曲新歌,依舊是去年這樣的春天,也是同樣站在這座亭臺上。美好的時光一向太短暫,好像夕陽西沉難以久留,不知幾時才會再度東昇。

懷著無可奈何的心情,一任花兒飄零落地。好像是曾經認識的燕子又飛回來了,在這落花飄香的小路上,我獨自流連徘徊、沉思。

現代人要靠歌藝出頭很困難,即使是古人也不簡單。宋朝有名的詞人柳永因為寫詞得罪仁宗,管理文官的吏部不讓他調升。他專程到宰相晏殊那裡請他幫忙,晏殊問他:「你也寫歌嗎?」柳永很開心說:「是啊,我和您一樣都寫歌。」沒想到晏殊嫌棄他寫的〈定風波〉歌詞太鄙俗,不屑地說:「我雖然寫歌,但我可不曾寫過像你『針線慵拈伴伊坐』這樣的曲子。」柳永只好沒趣地走了。

晏殊是個七歲就能寫詩的神童,十四歲時參加考試,不但氣定神閒很快答完考卷,進行詩、賦、論考試時,他看到考題後主動說:「這些考題我都做過了,請用別的題來考我。」因而受到皇帝的肯定,封為榮譽進士。

晏殊的詞富有哲理,引人深思。例如他寫〈浣溪沙〉:「滿目山河空念遠,落花風雨更傷春。不如憐取眼前人。」就有一種「人應該面對現實,把握現在」的體悟。他認為登高望遠,一味地懷思遠方的親友於事無補,不如憐惜眼前的歌女,感傷一切遙不可及、不可挽回的事物,是徒勞無益的。晏殊雖然也有不少描寫男女愛情的作品,但婉約有韻味,因此一直看不上柳永為歌妓所作的詞,認為過於直接、淺露,沒有品味。

相反的,當時在揚州望縣當一個小小縣尉的王琪,只簡單唱了一句,就獲得晏殊賞識,馬上升官晉爵。〈浣溪沙〉這首歌是晏殊的獨唱曲,可是一、二年來,每次高唱到「無可奈何花落去」這句就唱不下去,因為歌詞中必須有個對句,晏殊寫了上一句,下一句一直對不出來。

有一次晏殊經過揚州,在大明寺休憩。寺廟的牆壁塗滿過客留下的詩。晏殊閉上雙眼,低頭踱步,叫隨從把牆壁上的詩唸給他聽,但不要說出作者的名字及住處。幾乎每首詩才唸不到幾句就被他打斷,因為大多窮酸無趣。

直到隨從唸出王琪的〈詠史〉詩,他覺得這首詩寫出「當年隋宮樂曲被當成聖樂,不料實為亡國哀音」的哀怨,卻又不帶怒氣,精深而美妙。

作者簡介: 蘇淑芬

東吳大學中文研究所博士,現為東吳大學中文系教授。專門研究宋詞、清詞與詞學理論。

著有《湖海樓詞研究》、《辛派三家詞研究》、《朱彝尊詞與詞學研究》、《鏡花緣研究》、《國學導讀?集部》、《財務蒙福的秘訣》、《從奴隸變宰相的約瑟》、《少年也!為何想不開》等。

【本文摘自《聽見宋朝好聲音:宋詞那些人、那些故事》/蘇淑芬/時報出版】

其他人也在看